启东到马龙的客车_长途车站

2017-01-12 03:20:29 长途车信息
启东到马龙客运-豪华卧铺,超大行礼箱,承接小件托运,团体包车
咨询热线:联系图片上电话
启东到马龙直达客车大巴
上车地址:长途汽车站
↑↑↑电话咨询 预留铺位
途经:【长途问路】
发车时间:10:00   15:00 
终点站:长途车站
发车时间:16:00 
里程:全程高速
运行:A类车 DVD 饮水面 洗手间
承接小件托运,客到货到,安全可靠。 

乘车安全须知

一、乘客必须严格遵守有关法律、法规和相关管理规定,服从工作人员、司机、乘务员的安排,维护乘车秩序,保持清洁卫生,爱护公共设施,文明礼貌乘车。
二、乘车时乘客应看管好随行的未成年儿童,慎防走失、摔伤、撞伤等人身安全意外事件的发生。否则,引发后果责任自负。七岁以下儿童乘车要有成人旅客携带。
三、乘客应严格看管好各自携带的行李物品,不要占用车道、人行道、候车座位堆放行李物品,若因乘客疏忽造成行李物品的遗失、损坏、其责任自负。
四、无人照料的醉酒、精神失常、无自理能力或患有急性传染病的人员不准购票乘车。
五、乘车时要坐稳扶好,头、手及身体不得伸出窗外,不准翻越车窗,车未停稳不准上、下车,不准随意开启车门。行车中不要与驾驶员谈话及妨碍驾驶员操作。



  2003年下半年,浙江青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兴义市签订了马岭河峡谷景区特许经营的框架性协议,原则约定了由浙江青鸟经营马岭河峡谷景区的所有收益项目。至今,这一项目正在运行之中,属于兴义市下属的马岭河峡谷风景区管理处经营的天星画廊中心景区、漂流公司项目,均已转给浙江青鸟新成立的贵州青鸟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四大争议
  今年7月,记者深入兴义市了解项目推行情况时发现,这个项目在推进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引发种种争议。
  争议之一:债务不明确,银行要“说法”。
  兴义市在引资过程中,没有把债务作为条件进行谈判,这样马岭河峡谷景区在原建设中因项目匹配以及资源保护等投入形成的银行欠款没有明确“说法”。
  据调查,2001年,兴义市把马岭河景区的10年经营权质押给兴义市建设银行沙井街办事处,分批获得700万元用于景区建设,目前尚欠560万元。但兴义市与浙江青鸟签订“马万景区项目”后,又把经营权特许给浙江青鸟。
  银行方认为,银行本可以通过拍卖经营权或采取相应法律手段解决欠债,但目前经营权转让后,为银行收回债务制造了难度。兴义市市长夏开益则认为,市与浙江青鸟“签约”,银行没有必要知道,因为肯定会妥善解决债务问题。
  争议之二:景区资源由谁定价,如何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
  兴义市与浙江青鸟签订的协议中,资源有偿使用费支付标准主要为:马岭河峡谷、万峰林景区分别按当年实际门票收入的10%和8%缴纳;马岭河漂流项目按当年实际收入的16%缴纳。
  贵州省建设厅在审查后认为,协议中将风景名胜区分割为景区,再以景区为单位确定资源有偿使用费率的方式不妥,且费率过低。而贵州省旅游产业发展振兴委员会曾提出,在景区特许经营上,应对景区现有国有资产和资源进行评估后,再向社会公开招标或招募;在景区项目出让时序上,应按照先项目、后景点、再景区的原则进行转让,同时建立企业退出机制,避免出现“圈地”现象等。  据调查,当地在与企业签订“马万景区项目”前,既没有对景区现有国有资产和资源进行评估,更没有向社会公开招标或招募。

  贵州省建设厅今年9月对此项目的调查认为,“马万景区项目”的特许经营协议,给出的条件是投资方不承担债务进入,加之资源有偿使用费偏低,不符合“存量保底、增量分减”的原则,而合同对投资方获得这部分收益并没有附加其他条件,这实质上是国有资产的潜在性流失。
  争议之三:对景区内特种旅游项目如何收购。
  天星画廊景区内的马岭河峡谷漂流也是一个全国知名的特种旅游项目,人称“马岭河归来不言漂”。据介绍,1996年成立的马岭河峡谷漂流公司是三个漂流公司中惟一的国有企业,也是地理客源优势和效益的企业,近年平均收入在100万元以上。业内人士透露,漂流项目利润空间达60%以上。
  这样一个效益良好的项目,贵州青鸟获准以95万元收购。峡谷漂流公司部分职工认为青鸟给价太低。据了解,“青鸟”在与股份制企业五环漂流公司接触时,五环要价1000万元。而另一家民营性质的漂流公司表示不考虑被收购问题。
  对于这种依托景区自然资源、投入低、效益高的特种旅游项目,其价值如何评估,门槛如何设置比较合理,目前确实没有定规。
  争议之四:转让后景区的管理和保护经费由谁埋单。
  风景名胜区具有管理面积广、保护费用高的特点。据介绍,每年景区内树木病虫害防治、护林协管员费用等至少需一二十万元,但在协议中均无约定。按照谁受益、谁保护的原则,景区特许需预设管理和保护经费。否则经营的不去管理,管理的没有经费,这种依托资源、保护资源的良性循环链就会断裂。
  贵州省建设厅调查认为,门票是景区资源维护最可靠的经费来源。目前的现状是景区管理部门无经费开展资源保护和景区综合整治,连基本的差旅费都没有,管理职能无法履行。
  浙江青鸟有关负责人认为,特许经营作为一个新生事物,目前并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作为指导。因为法规的缺席,还需要一个长期探索和逐步规范的过程,肯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在企业与签订的特许经营协议中,明确规定了企业在未来数年内的投资下限、阶段性的和总体的指标,同时载明了企业需要承担的其他义务,并对违约责任和退出机制进行了约定,绝不存在“免费的午餐”。
  他说,目前贵州旅游整体尚处于产业化初期、有发展空间却难以对具体的收益进行准确评估。浙江青鸟的进入同时意味着承担了巨大的风险,必然要经历一个长期培育和大量投入的阶段,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才能达到设定的目标。这正是何以此前的投资商在同等条件下不能实质性进入,特许经营招标方式不具备现实操作性的原因。
2017-1-12 3:19:49-代发信息QQ:1808985808

正规微信纯手工拉票
公积金提取